全部
  • 读书
  • (3)

真话都是多余的

我第一次读《多余的话》是在文革中,16岁?同学中间的手抄本。那时红卫兵砸了瞿秋白的墓。实际上瞿秋白从烈士变成叛徒,是在比文革更早的1964甚至1962年,与四人帮无关。1962年香港自联社出版了《瞿秋白传》并附录了《多余的话》全文,1963年,《历史研究》发表了戚本禹的《评李秀成自述》。由此毛泽东在调阅了《多余的话》后说:“看不下去。以后要多宣传方志敏,不要宣传瞿秋白了”。要说革命操守,

  • 1169
  • 0
  • 14
  • 0
2010.11.30 23:24

地上能建成天国吗?

无数的革命先烈抛头颅、洒热血,前赴后继英勇牺牲究竟为的是什么?为的就是建立一个地上天国。依小熊的理解,地上天国就是:人民当家做主!这是一面高高飘扬的理想主义旗帜。大革命时期,飘扬的旗帜是不可少的。理想主义并不科学,但它的出现,它起的作用,却是科学的。在法国大革命、巴黎公社、十月革命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解放的斗争中,建立“人民当家做主”的地上天国这个“终极目的”都是革命动员的强大依据。

  • 319
  • 0
  • 17
  • 0
2010.11.30 23:17

关于生命的意识流

(一)又是一个春花秋月时!春花秋月何时了!春花开,秋月圆,本是多么美好的事物,可李后主却问:何时完结?“何时了”呢?只有死!死了就“了”了!当生的往事成了一堆痛苦的记忆时,死,就变成了期待,一种希冀解脱的期待。(二)哪里啊?哪里是我生命的起点?难道我那生命的起点就是我那生命的终点?我已经走得很疲倦很疲倦了!就是如此,陆续地耗尽了我的青春。青春不再!然而现在连身外的青春也都逝去了,我只得由我来肉搏

  • 354
  • 2
  • 14
  • 0
2010.11.30 23:04

没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