瓜娘
2012-08-16 11:21:04
  • 0
  • 0
  • 71

 

瓜娘本来有自己不俗的事业,也有远大前程的。但是瓜爹当了地方诸侯省长后,她关闭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,1999年陪11岁的瓜儿子到英国去读书,2006年的时候17岁的瓜儿子对国内的媒体说,爸爸常常和我议论妈妈,觉得她很伟大,有思想,有创意,做什么事都做得非常好。当年办律师事务所很成功,为了避嫌,她在事业的巅峰期毅然选择了放弃。爸爸说,其实这不是一个人的损失,而是一个事业的损失。他甚至说,如果当时他自己退下来,支持妈妈去做,她会做得更好!知妻莫若夫,“很伟大,有思想,有创意,做什么事都做得非常好”,瓜爹真的一点都没看错瓜娘。2011年11月瓜娘不但亲手毒杀了一个英国商人,还逼得瓜爹手下的副省级公安局长逃进了米国领事馆,这事引起全世界的媒体穷追不舍。

 

瓜娘认识了一个出身于英国勋爵的名门贵族的英国商人,英商毕业于哈德公学。英商不但做了瓜儿子的监护人,还全力以赴帮他进了英国的精英学校哈德公学上学,英商也从此与瓜家的关系变得密切起来,他加入了瓜娘为圈主的内部家族的圈子里,这个圈子包括国内的红二三代家族还有几个外国人。不久瓜娘介绍英商结识了实德集团的董事长和红三代张某,瓜儿子将英商引入与他们的一项合作中,合作项目涉及到法国的一处地产及重庆江北区的大建设,如果此项房地产项目完成,英商预计可获利1.4亿英镑,但由于政治因素的干预,项目最终未能开工。英商非常恼火,要求瓜儿子赔偿许诺的交易收益的10%,也就是1400万英镑,瓜儿子认可的具体赔偿数额与英商差距很大,几经交涉未果,英商将瓜儿子软禁于其在英国的住处。瓜儿子遂向瓜娘通报了自己的处境并转发了英商威胁性的邮件,在邮件往来中,瓜娘称儿子为“小兔”,自称“大兔”,瓜娘自述当时的情景,“在我看来这已经不仅仅是威胁了,而是正在发生的事实,我必须拼死制止他的疯狂。”

 

瓜娘首先是向瓜爹管辖区的警方报案,公安局长受理此案。由于案发地在异国,又无确切证据,无法采取有效强制措施,鞭长莫及。接着瓜娘与公安局长进一步商议,谋划诬陷英商从事贩毒,诱至重庆,假借抓捕时拒捕为由,将英商当场击毙。公安局长参与预谋后又害怕风险,不愿实施行动。瓜娘无奈最后决心孤注一掷,亲自动手。

 

内勤人员张某受瓜娘指派,邀约英商到来,将其安顿在山南酒店。此时张内勤并不知晓瓜娘的杀人计划。2011年11月13日晚,瓜娘使其司机(不知情者)购买皇家礼炮威士忌一瓶,自己配置玻璃小酱油壶装“三步倒”毒药水溶液一瓶,交与张内勤,告知其为氰化物毒药,晚11时左右,瓜娘与司机及另一名瓜家内勤人员(不知情者)乘坐一辆车,张内勤自己开一辆车,四人共同前往酒店。

 

瓜娘独自进入英商房间,其余三人在外等候。瓜娘与英商对饮约350ml 左右40%的威士忌后,英商酒醉呕吐,意识模糊,瓜娘唤张内勤进入作案现场,张内勤将毒药交与瓜娘,并把英商从卫生间拖至床上。瓜娘趁英商呕吐后口干要喝水,用小酱油壶将“三步倒”毒药水倒入英商口中,这是一个可怕的场面,英商吐出了口中的氰化物,他们不得不给他灌下更多,随后他们还制造了英商贩毒吸毒的假象在现场洒放下带去的毒品。二人发现英商血压消失后离开房间。瓜娘在门外打出“请勿打扰”挂牌,嘱酒店服务人员不要打扰英商,欲延长英商死亡被发现的时间。晚23:38分,四人驾车离开酒店。

 

第二天的11月14日,瓜娘将自己的杀人经过,告诉了公安局长,公安局长做了录音。第三天的11月15日上午,英商被酒店发现死亡,报案。公安局长指派与瓜家关系密切的副局长等五人负责案件的办理。在走访和现场勘查过程中,副局长等五人发现瓜娘有作案的重大嫌疑,遂通过制作虚假走访笔录、隐匿物证等手段掩盖真相,并将英商的死因确定为酒后猝死,不作刑事案件立案,警方和瓜娘做通了英商的中国太太的工作,使其认可了酒后猝死的结论,同意不做尸体解剖,就地火化。审理期间还发生了血液样品脱离司法程序,被公安局长及几名高级警官违法随身携带的情况。

 

从始至终瓜娘的杀人做得一点也不秘密,反而是半公开的,然而,如果不是2012年2月与此事有牵连的公安局长前往米国领事馆寻求避难,毒杀或将成为永久的秘密。公安局长对米国人告发了这件事。家丑外扬,瓜娘和张内勤被提起公诉,受部下投敌和瓜娘投毒的双重牵连,瓜爹也黯然退位,有着辉煌前景的仕途毁于一旦。雄踞一方的诸侯王瓜爹,打黑是他的主要的政绩,人称黑打,因为是毛式的打土豪分田地。他以文革唱红的民粹掩盖他个人强权的一手遮天,为所欲为。

 

如果是一个民间刑事案件,一个女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独子,铤而走险,投毒杀人,应该是很普通的,但是瓜娘的不普通在于,从预谋到具体方案的设计,从将受害人骗到杀人现场到实施杀人行为,从假办案到真掩盖,她全部都是在运用国家公权进行的,国家的权力在她这里演变为瓜家的家丁,所谓国家公权家丁化。也就是说,瓜娘的杀人犯罪事实,是由国家的公共权力展开、完成、掩盖的,这一切像是发生在中国古代封建割据的诸侯国里。在现代社会里,瓜娘的显然不是单纯个人行为的杀人,其运作符合黑社会组织的特征,在这个组织里瓜娘只不过是个没有正式职务的女人,那么谁是黑社会的老大?瓜爹。

 

故意杀人罪是在死刑的框架结构里的,米国有线新闻网cnn报道,瓜儿子已经向瓜娘的律师团递交证词,瓜儿子说:“因为对我母亲的犯罪指控中我被认为是犯罪动机,现在我已经递交了证人陈述书,希望母亲能有机会看到我的证词。”瓜儿子没有透露证词的内容,他只是在电邮中强调说:“我相信事实会说话。”如果瓜儿子的证词可以证明英商的确威胁到他的人身安全的话,那么瓜娘所犯的故意杀人罪就有了保护自己儿子的动机,就有可能是死缓。对了,据说瓜娘还患有狂躁型抑郁症和轻度精神分裂,经法庭鉴定为有判断能力,控制力较弱,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。

 

最后法庭将如何宣判,我们拭目以待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