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迪走好!
2011-10-27 21:36:36
  • 0
  • 1
  • 33

 

近来真不知整天瞎忙些什么,反正是疏于上网了。父亲的小保姆回老家休假一周,直到昨天才回来。昨晚我在黎京的博客上看到刘迪走了!心头一震。我和刘迪有过一面之交,确切说,十几年前,他是一个主动向我伸出热情的援助之手试图帮助我的人。

 

1998年秋天,我为自己发在《中国妇女报》上的文章,陷入一场尴尬的官司中。那天接到一个陌生男士的电话,提出要帮我打官司,我说你是谁,谁要你来的?他说了一个人的名字:赵伊露。伊露是我最要好的发小,人在欧洲。于是我约他黄昏时分在我工作学校的大门口见面。见面后他告诉我,他就是四/五/运/动/中“天/安/门/广/场/的/小/平/头”,在山西插过队,从山西回京没有工作,当然后来从监狱出来就更没有工作了。但是他有信心帮我打赢这场官司。我问他是否有律师资格,他说没有,他的法律知识是自学的,保管够用。……怀着感激与不安的心情,我婉拒了他。后来有机会问过伊露,伊露说并不认识他。

 

仅仅是这一面之交,以后我就没再见过他。据说无论是西/单/民/主/墙/还是北/京/之/春都应该有他的身影。刘迪肯定也是平反了的,因为小/平/头/拥/护/的/小/平/上/台了。四/五/运/动/是1976年,13年后刘迪又上天/安/门/广/场了,这次就不是拥/护/小/平了。两次上天/安/门/广/场,刘迪分别坐/牢300多天,加起来一共600多天。他没有工作,直到今年10月他因肺癌转移离世,他都没有过正式工作,1950年出生的人,享年61岁。

 

我觉得刘迪真的是一个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理想主义者,一个真正要解放天下劳苦大众的职/业/革/命/家,他是属于自己碗里有半碗粥也要去分给别人的那种人。那天他一身发旧的布衣布裤布鞋,小平头竟然是半白的!与他面对面的时候,我内心深处升起一缕莫名的悲哀。这个四/五/运/动/后被《人/民/日/报》点名批判的“反/革/命/暴/徒”小/平/头,尽管平反后也有人称他平民英雄,可刘迪不太长的一生,用俗人的眼光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:两次入狱,终生潦倒。

 

文革后我对群众运动一概没有热情,因为在超/稳/定/结/构/政/治/文/化/的/社/会/里,运/动似乎都不是群众自发的,都只不过反映了上/层/的/斗/争,或者说,是有一只来自上层的无形的手在掀起、在推动,谁是忠/臣,谁是奸/贼,谁是野/心/家、阴/谋/家,似乎懵懵懂懂,刘迪两次入狱都是300多天,似乎能说明一点问题。可是,刘迪能在那万马齐喑究可哀的时候,挺身而出,振臂一呼,表达布衣之怒,确是难能可贵的。

 

其实一直希望有机会能再见刘迪一面的,没想到他这么早就突然离去了。我会怀念他!用感恩的心、用景仰的心怀念他!刘迪走好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